Jenny Kwan, MP

Member of Parliament, Vancouver East

半年國會議員工作感想

不經不覺,我已經當了國會議員半年。在出席社區活動時很多朋友都問我覺得怎樣,通常我都只能簡單回答,在此想跟大家多談我的感想。

首先,我要感謝溫東的選民和我的支持者把我選進國會,給我為大家做事的機會。這半年雖然每晚只能睡上數個小時,但我感到很充實,亦很投入工作。

令我感到最吃力的是飛行時間和時差。國會開會時間比省議會長很多,由九月到六月,大多數月份都有三個星期要開會。通常我是在星日下午上機,星期一清晨兩點抵達渥太華,下榻後睡數小時便展開一個星期的議會工作。由於國會每天開會可以開到晚上,加上各種會議和媒體訪問(逢星期二我會參與CTV的全國政治論壇節目的討論),我能夠在渥太華辦公室工作的時間不多,因此很多選區和議會工作(如閱讀及研究法案、動議,撰寫在國會發表的演說、聲明等),又或書信和電郵的回覆,通常都要到晚上才能著手。到了星期四,我會乘搭下午班機返回溫哥華。由於通常只有一天在溫哥華辦公,所以星期五開會和面見選民的時間都比較緊湊。星期六則是參與社區活動的日子,但由於我在溫哥華的時間有限,很多活動都無暇參加,敬請社團朋友見諒。

除了國會議員,我也是新民主黨的移民、難民及公民事務評論員,這三方面我都有工作可以跟大家匯報。在大批敘利亞難民未抵埗前,我已經跟中東難民社群舉辦座談會瞭解他們的狀況和需要並且保持聯繫。我在國會提出歡迎難民的動議,獲得所有議員的支持通過。當政府說所有敘利亞難民都在抵埗後兩個星期找到固定居所時,我帶同媒體到酒店實際暸解難民的苦況,跟官員所說的大有出入。面對我在議會質詢和媒體的壓力,移民部隨即在食住方面作出改善。不過在安頓難民的工作上政府仍有很多未做妥當,如成人語言教育(面對需求增加,聯邦政府反而削減社區組織撥款),學校輔導和就業輔導等。

在移民方面,我去年11月已經提出關注究竟自由黨會否兌現選舉承諾,把父母及祖父母的贊助移民名額由每年5千增加至1萬名。一月初政府接受今年申請卻公布仍然是5千名額,我馬上在媒體向移民部長提出質問,部長之後雖然把名額增至1萬名,但三個月後當移民部公佈今年吸納移民及難民目標時,政府列出接納父母及祖父母的移民目標卻跟之前保守黨所定的數目一樣。此外,我亦揭發,政府一直公佈有關父母及祖父母的移民申請時間都在欺騙公眾。政府所說的五年審批時間原來只是其中一個程序,真實由遞表到批出的時間長達十年。政府的做法對申請者的家庭十分不公平,有些申請人甚至等到過身還未有申請結果。

在公民方面,自由黨政府早前推出C6法案修改保守黨的C24公民法。杜魯多在大選時特別向移民社群承諾,上台後會廢除這條把移民貶為二等公民的惡法。C6雖然把C24的一些違反公平及人權的部分廢除,但卻仍有很多有問題的條文沒有被觸及。例如,公民被廢除身分時沒有獨立申訴的程序。因此,即使我對法案提出了25項的修改,除了兩項被政府採納,其他都被裁定為離開C6的範圍而被否決。當我向移民部長指出C6未能完全消除C24的毒害時,他表示認同,並向我承諾政府會在秋季再推出法案作出修改。

另一方面,由於前任國會議員戴慧思的辦公室在大選前已經關閉及交回業主租出,我們需要另找舖位成立辦公室。經過多個月的籌備,當中包括冗長的市政府許可證申請程序,我的選區辦公室終於在五月中正式開門。

過去半年我的溫哥華職員都在家𥚃工作,而開會和會見居民則借用京士威國會議員戴偉思的辦公室。在此我要感謝戴偉思和他的職員在過去數月的幫忙。今後,溫東市民就任何有關聯邦政府服務(如移民、入籍、就業保險、退休金計劃、老人金、入息支助、學生貸款、工咭等)有任何問題和需要協助時,都可以和我的辦公室接觸。我辦公室的地址是喜士定東街2572號。